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zjyJJoKh3J'></kbd><address id='zjyJJoKh3J'><style id='zjyJJoKh3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jyJJoKh3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233红姐图库-【值得信赖】>>>欢迎您!!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7年09月09日 20:12:07    文章来源:搜霸天下    点击次数:1786    参与评论 607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吟唱诗歌,韵律之美主宰着他的头、手、脚、眼,甚至泪水在眼眶打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酉阳县上世纪最后一批私塾先生之一——石仲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月初,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院长张承凤带着学生,在酉阳县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野调查,87岁的石仲文被纳入调查范围。调查显示,目前全市在世的私塾先生包括石仲文在内,仅10余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庆晚报记者 黄艳春 文翰 李野 摄影报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坐定请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8月30日中午,酉阳县李溪镇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《酉阳县志》记载,李溪镇处渝东南边陲,与贵州省沿河县10多个乡镇接壤,历来商贾云集,被誉为酉阳县南大门。乌江发源贵州,下游离黔入渝,流经酉阳,折向彭水、武隆后,在涪陵汇入长江。在先人逐乌江而居的历史长河中,孕育出黔渝两地文化,私塾教育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们来到李溪镇时,街头人流不断。镇边路旁,沿一条小道拾阶而上,转个弯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院坝。院坝有椅,一头发稀疏老翁,身着白色短袖衬衣、蓝色长裤,持保温杯,在阳光下惬意半躺。他双耳硕大,双眼微闭,正自得其乐地吟唱《早发白帝城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吟到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时,他头微微晃动,脸上露出舒坦之情。听者,有一种被引领穿越时空的错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吟者正是石仲文。见生人登门,他起身行拱手礼,见当地学校的陈老师与我们同行,便知道我们的来意。他说,得知我们要来,边晒太阳边等,闭目养神间,不自觉地吟唱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数天前,我们委托陈老师牵线,请他转告石仲文,我们想采访他从事私塾行当的那段光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客来访,必起身行拱手礼。寒暄坐定后,就得请茶。”石仲文招呼我们落座后,端出当地产的新茶,让我们品尝。他说,按老祖宗规矩,客人一坐定就请茶,是欢迎的意思,“要是你们坐了一阵后我才请茶,就是下逐客令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石仲文谈话是一种享受。他的声调抑扬顿挫,语调起落间,手指很自然地比划着,仿佛穿行在声音里,拎着文字跳舞——一股旧时文人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寒暄中,他讲中国茶文化与儒家思想的密切关系,提及最多的话题自然是私塾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材施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仲文的父亲叫石广义,清末落弟秀才。石家祖辈往返川黔两地卖盐等百货,在当地是大户。他回忆,一次,祖父从贵州返李溪时遇劫匪,货物被劫。万幸的是,匪首没认出他是李溪本地人,留了他性命。侥幸活命的祖父返家后,被吓得不轻,不再做生意,吃老本,家道中落。石广义在家境变故下,选择做塾师谋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塾师,指旧时的私塾先生。石广义做塾师时才25岁,教书的场所在村里,谓之乡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记事起,父亲每天出门都是一身长衫,天不亮吃完早饭,就往乡塾走。在那里,小至七八岁的娃娃,大到十七八岁的青年,都是天不亮就赶到了,等待塾师授课。”石仲文说,父亲从早晨6时左右上课,一对一地教。年龄小的,主要是填红——塾师在纸上写人、口、手之类的字,学生一笔一画地描;年龄大的,背《论语》等四书,不仅要求能背诵,还得说出其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乡塾有近30个学生,父亲一个一个地教,通常从早晨6时忙到10时,才告一段落。他基本上都是累得瘫在椅上,短暂离开教室去卧室躺着闭目养神。”石仲文说,父亲的这种教学方式,用现在的话说,叫因材施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广义当塾师20年,45岁时病逝。得病也跟劫匪有关:一次,石广义去乡塾途中,被贵州流窜来的土匪绑票,索银100两,祖父东拼西凑半年攒足50两,携鸡一只才把石广义赎回,病根在关押期间落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取精弃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史料记载,东汉以后各代,私学渐有发展。特别是清代,私塾兴旺,开创了乌江流域私学教育的先河。酉阳地处乌江流域下游,随着李溪镇作为商贸重镇的崛起,私塾在这里蔚然成风,流域内的彭水县、武隆区及涪陵区,同样受到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承凤见过石仲文吟唱。她说,他的吟唱依字行腔,不仅准确地发出声母和韵母,还能依声调方向来走旋律。声调往上的,就往上唱;声调往下的,就往下唱;声调平的,就平着唱;声调拐的,就拐着唱。“石老先生用的这种吟唱方法,就是我们传统汉语的唱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千个读者心中,就有一千个哈布雷特。即便是同一句诗文,每个私塾先生的吟诵亦有微妙不同,这正是吟诵的魅力所在。”张承凤以唐代诗人张继《枫桥夜泊》为例,给我们吟诵了一遍。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听者能感受到时空倒流带来的痴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到现实之中,张承凤表示,如今全国各地都有私人开办的新私塾,但大多流于形式复古,教师未经系统培训,教育质量参差不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今所谓的私塾,游离于教育系统之外,学生不管在私塾读多久,不通过正规学校学习取得的学籍学历,都无法得到主流社会承认。”张承凤说,不管吟诵吟唱也好,私塾教育也罢,大家应取其精华,弃其糟粕,这才是正确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年塾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仲文介绍,父亲去世前3个月,由于长期教学的疲惫加上疾病折磨,导致无法说话。是时,18岁的石仲文替父当塾师。乡塾变为在家授课,即坐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坐馆当塾师,石仲文干了3个月。早在他四五岁时,父亲就以吟唱形式教他《论语》《大学》等,他之所以能胜任塾师,就是潜移默化学习父亲教育方式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授课的情形,他记忆犹新:站在发蒙的孩子、不识字的青年面前,他套用父亲吟唱古诗的教学方式,居然信手拈来。快到中午时,第一堂课上完,他累得午饭都不想吃,感慨塾师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吟唱时,我不自觉地摇头、闭眼,声音完全融入诗词里,感觉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中都有文字。”那堂课,石仲文吟唱的是李商隐的《夜雨寄北》,起句“君问归期未有期”中的“未有期”,吟得自己愁肠百结,尤其“期”的拖音,从嗓子里飘出时,他感到泪水在眼里打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1948年9月至1949年初,石仲文只干了3个多月塾师就卸任了。原来,学生拜石广义为师时有契约,约定米、油、烟叶等生活必需品作为塾师的报酬,还约定了教学期限。石广义患病期间,还差3个月到教学期限,所以石仲文替父教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1950年,石仲文通过酉阳教师选拔考试,在城区小学(现酉阳实验校)担任教导主任,主要负责语文科目教学。接下来,他又辗转到李溪第一中学、酉阳一中等学校担任职务,直至退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多知道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旧私塾没有周日不放暑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民国期间,重庆的私塾是如何运作的?张承凤作了介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年正月十五后开学,到农历九月底放假,没有星期天,也不放暑假。端午、中秋各放假一天。如果塾师有事耽搁,则布置学生读书写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学习时,学生上厕所需拿签板(竹木所制,一尺多长,三指宽),一次去一人。犯错或学习不认真、偷赖,背不了书,塾师可施加打手心、罚站之类的体罚。“师”字是上了神龛的(那时一般家里神龛上供着“天地君亲师”位),打学生,被视为天经地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私塾的主要课程是四书五经。发蒙阶段,男生主要学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随身宝》《弟子规》;女生学《女儿经》《闺阁箴》。其次,还教《应世杂字》,帮助学生日后应付生产生活所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私塾不开系统算术课,但教打算盘,实用性很强,要求学生熟记口诀,加强练习。那时称重使用十六两制的秤,学生要学习斤求两、两求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有一项主要课程——写字。它是每天必做的功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私塾教法呆板生硬、填鸭满灌、死记硬背、囫囵吞枣,无法跟时代发展合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资料显示,1950年,重庆少数边远地方仍有私塾存在,所教内容是旧杂志和经书。次年,酉阳等县大力发展新式小学教育,每个村都建立新式公办初级小学,私塾自行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星村扶贫驻村工作队,谭俭是第一书记、队长,张丽鲜是成员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谭俭到达红星村村民服务中心时,张丽鲜正在收拾值班室沙发上的被子——说是沙发,其实是一把可以放平的木椅子,值班人员就睡在上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为高峰镇分管扶贫工作的领导,谭俭一天也不敢马虎。当天下村,再次带着工作队去看几个贫困户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庆晚报记者 汪然 任君 摄影报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能干重体力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了半个多小时后,工作队抵达当天走访的第一户人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栋有模有样的白色两层小楼建在路边坡地上,屋前大院坝周围,种满核桃树、柚子树。这是1999年建这栋房子的时候,户主余明裕栽下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1999年就能修得起这样的房子,余明裕说花了5万元。当年这样的家境,在地平土肥的垫江不多,在贫困村红星村更少见。去年底余明裕家被“精准识别”为贫困户时,村里人都觉得很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余在家没?”走进院子,谭俭喊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谭书记来了?进来坐。”出门迎接的中年男人,看着脸色很不好,开门、拿凳子也显得有气无力,身体很虚弱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去年底,余明裕还是个有1斤多酒量的壮年汉子,在渝中区菜园坝水果批发市场有摊位,每天销售额超过万元。当时,虽然家里有3个孩子,都在上学,但余家日子并不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在去年底,余明裕查出肝癌。酒不能喝了不打紧,摊子谁来看?先是一起做水果生意的姐夫,后来,余明裕又叫妻子周文芳帮忙。可是,没了他这个熟手,生意始终难以为继。今年初,在重医附二院病房里,余明裕度过了人生中最纠结的一个春节——除了妻子在家里种的一亩多地,这个家庭再没别的收入来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术之后,余明裕回到红星村家里,再也不能干任何重体力活。按照垫江县“精准识别贫困户,不落下一人”要求,红星村扶贫驻村工作队在走访时发现了余明裕家因病致贫的情况。就这样,余明裕从红星村的致富标杆变成建卡贫困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免费供种联系销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好,你们给我建了卡,至少娃儿读书不愁了。”余明裕对工作队说,他的大女儿在四川省达州市学习护理,目前已经在实习,等她开始工作,家里压力又会小一点。他的二女儿和小儿子分别在垫江六中上初中和小学五年级,都得到书本费全免以及建卡贫困户相应的生活补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明裕丧失劳动能力后,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部压在妻子身上。除了种一亩多地,周文芳还养了两头猪、几只鸡、几笠蚕,平时还要打点短工,一个人当三个人用。即便如此,丈夫的医疗费用和孩子们的生活费仍然很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年的榨菜种子领了没?”谭俭问周文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领了,还免费上了课的,教我们怎么种。”周文芳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了让这个家庭增收,村里免费提供榨菜种子,教种植技术,联系好销路,保护性收购价每公斤0.7元。周文芳家1亩多地能产1500公斤,可以多收入1000多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嫂子,老余的低保解决了吧?他的医疗保险报账要提高5%的比例,你可别忘了。”临走时,谭俭叮嘱周文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都走出大门了,张丽鲜发现院子里很多核桃树落叶,又返回去拿起扫把。她说,平时回家母亲不让她洗衣做饭,所以扫地特别在行。叶子都扫干净了,工作队一行人这才放心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经常看望贫困风险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到当天走访的第二户,户主李治良正在院子里用竹篾编背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治良,62岁,本来已经在2015年脱贫,但是工作队一致认为,应该经常到他家来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治良家3口人,独生子20岁,暂时还没找到工作,一家人的生活靠老李和老伴种地支撑。今年初一场事故,让老李家随时可能再次陷入贫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天,老伴去龚家湾老表家走人户,被狗咬伤。早晓得,我就跟她一起去了。”李治良说,老表家的狗没拴好,狂性大发把老伴咬伤,医疗费花去近两万元,而且留下了后遗症——老伴现在有时候会精神不太正常。“老表家的狗咬的,我又不好多说什么,只有自认倒霉。”自那以后,老李一个人把家里的活都包了,不再让老伴干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工作队了解到老李家发生的事,一直很关注他的状况。像老李家这样的情况,被称为贫困风险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蔬菜合作社打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院子里,谭俭和李治良有这样一段对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介绍你去刘万生的蔬菜种植合作社打工,你去了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了,工钱还可以。前些天热的时候,50元一天。最近凉快了,40元一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刘万生,还有点抠呢,回头我问问他能不能维持50元一天。地里的谷子都收完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收完了,2000多斤我一个人还是有点恼火,也全靠你们村干部来帮我的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谷子收完了,准备种点其他东西不?现在村里在发展榨菜和酸菜产业,我们解决销路,有保护性收购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近就是在琢磨这个事。谭书记,你说,是种酸菜好还是榨菜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各有各的好处,种酸菜2毛5分一斤,种起来轻松一点。种榨菜3毛5分一斤,卖价高一些,但是比较费事,要辛苦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还是种榨菜吧,多赚点是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抽空去村民服务中心把榨菜种子领了。我就是怕你们领不到,专门留了一部分在那里,你去了报名字就能领种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李治良家出来,工作队继续往前走。有一户危房改造的贫困户家里已经动工,要去看看地基打得怎么样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继续巩固脱贫户24502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谭俭和扶贫工作队走村串户的场景,每天在垫江各个贫困户家中上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垫江不是国家级或市级贫困县,地势平坦、土地肥沃,贫困人口占比并不大。”垫江县农委扶贫开发科科长章志国介绍,介于这样的客观条件,垫江县扶贫一直坚持精准识别和动态识别。精准识别,是确保不落下一户;动态识别,是保证因生活变故导致的新增和返贫户能在第一时间被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数据显示,2017年按照“两不愁三保障一达标”精准管理要求,垫江县继续巩固脱贫户7949户、24502人,新识别贫困户421户、1198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4日起,一条城管给小贩撑伞的照片在朋友圈疯传。照片中,一个城管模样的男子左手提着一个水杯,右手举着一把红花雨伞,伞下一位佝偻的老太正在收拾摆在地面上的蔬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样的城管真的不错”、“街头小贩和城管,这对在城市发展中不可避免的共生体,也应该能温馨相处。”不少网友为照片中撑伞的城管队员点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庆晚报首席记者 夏祥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拍摄者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朋友圈清一色点赞,后悔没记录下全过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5日下午,重庆晚报记者通过图片中的街景找到了事发地——梁平区西城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这里,那张图片就是我拍的……你看嘛,我朋友圈里全是点赞。这样的城管多几个还行。”事发地附近这家“高黑鸭”店的老板高林,听闻重庆晚报记者采访城管撑伞的事,自我介绍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朋友圈清一色叫好、点赞,我才好后悔没有记录下全过程。”高林说,他和照片中的两个人物都不相识,但都见过面:老太太是因为偶有经过这里卖菜,城管队员正好经常在这一带巡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照片是9月2日上午拍的,一开始并没有下雨,老太太摆摊不一会就开始下起来了,还好她带了雨伞,身上还系了一张透明塑料布遮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市场里面摆,里面还可以避雨……”城管来了之后,这样招呼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林说,街头其他小贩就收拾东西走了,老太太动作有些慢,她干脆把雨伞放在地上,随后弯腰把蔬菜往背篓里捡。这个时候,一位城管赶了过去,帮她拿起雨伞为她撑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时店里正好没有客人,我坐在门口玩手机,就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发了朋友圈。”高林说,因为老太动作有些慢,收拾蔬菜花了好一阵,期间那个城管队员也一起帮她整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七八分钟后,城管给老太抬起了背篓,老太撑着雨伞慢慢离去。“老太临别时说了声‘谢谢你!小伙子’,但那个城管没有回应。”高林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城管没有回应,但路人和小贩们都看在眼里。在街道内侧屋檐下躲雨的一位小贩程均民回忆,“我分明看到他泪眼汪汪,还擦了擦眼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事人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听到谢谢两个字,还是有些忍不住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照片清晰度不高,重庆晚报记者到梁平区城管执法支队二大队寻找当事城管。一连找了两个人,都不是当事人。最终还是一个老队员认出,这个广受点赞的城管是协勤周啟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庆晚报记者采访当天,周啟连正在家中照顾患有白血病的妻子。得知是了解前几天为老太撑伞的事,他简单回忆了一下事情经过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天上午上班后,他先是去另外的地方纠正违规摆摊设点,然后到西城路参加整治。当时在下雨,周啟连给小贩们打了招呼后,大家都很自觉地收拾东西,准备往市场里面搬。因为雨下得有点大,周啟连建议大家把东西先收拾到屋檐下躲雨,等雨停了再搬到市场里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小贩们都散开了,但眼前还有一位老太在慢慢地收拾。“佝偻着背,行动很慢,还把雨伞放在地上。我就跑过去把伞捡起来,为她撑起。”周啟连说,他看了一下老太的摊,有丝瓜、韭菜、豇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年纪大了,加上背有点驼,老太的行动实在有点慢,周啟连就帮着收拾,几分钟后就把地上的蔬菜都装进了背篓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啟连说,整个过程中,他没有催促老太,只是耐心地等待,并在老太不反对的前提下帮她收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啟连说,做城管工作快两年,自己从不在意别人的评价,不管是赞许还是批评甚至谩骂,“给她抬起背篓时,我听到谢谢两个字,还是有些忍不住(感动)了。只有相互理解和包容,城市管理工作才能更有序地推进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平区城管执法支队二大队大队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兵是梁平区城管执法支队二大队大队长,他说自己也是看到朋友圈后才知道此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类似这样的情况,平日也很多,这次因为天气和老太,让场面显得更温馨。”刘兵说,自己看到照片也被感动了,“即便平日里已经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的工作难免会得罪人,特别是在执法整治行动中,一旦处理不好就会成为矛盾的导火索,周啟连这件事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。”刘兵说,这个启示就是,把整治变为事前告知和宣讲,把劝说变为以身作则、身体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记者手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法律应该是温暖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采访中,重庆晚报记者感受到了梁平区城管在当地有着较好的口碑。为了展现良好形象,此前梁平市政园林局曾拍过一部微电影《卧底城管》,讲述两名年轻人怀着不同的目的,通过城管招录成为协勤。在一个多月的工作生活中,两名年轻人参与城管执法,零距离体验城管工作的艰辛,重新认识了城管这个岗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部电影的现实版,其实每天都在上演。广义上讲,协勤周啟连也是一个卧底,这个卧底只有下班后才会恢复他的普通市民身份。正如“高黑鸭”老板说的那样,“这样的城管多几个还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管和小贩是城市管理的一对矛盾。怎么解决?这两个人群说了都不算。但完全可以通过合理的方式不去激化矛盾,周啟连的举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事例。这个事例透露出来的意义其实就是两个字:尊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给予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,这是常识。城管和小贩都是人,只是讨生活的行业不同而已。法律如果只是冰冷的,的确会执法不易。城管应尊重小贩,小贩应遵守法律。正如采访中周啟连所说的那样,“只有相互理解和包容,城市管理工作才能更有序地推进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座高山机场,极具山城、三峡库区地域风情,站房造型隐喻神女峰,既是重庆首座高原机场,也将作为国内首座俯瞰长江的旅游机场、风景机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期工程规划占地2698亩,是重庆海拔最高民用机场,海拔在1755米至1771米之间。人站在山头,犹如在画中,俯瞰长江三峡峡深谷长、江水悠悠。”巫山机场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助理高岳说,“机场包含赏景功能,是一个天然观景台。在国内,也许只有巫山机场能办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岳透露,框架结构的航站楼,约3500平方米,在初步设计方案基础上,相关专家正进一步深化完善。巫山地理奇观和神话传说中的十二条蛟龙、十二位仙女、十二座山峰,一并注入到初步设计理念中。具体说来,初步设计方案以巫山十二峰当中风景最为秀丽的神女峰构思,屋面以简单的弧线象征神女峰背后连绵的山脉。细节上,玻璃幕墙上渐隐渐现的竖挺,仿佛山上时断时续、淅淅沥沥小雨,正如古诗描述一般:“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照规划,巫山机场不仅要新建一条长2600米、宽45米的高山跑道,还将设置5个停机位,满足波音737、空客A320、EMB145、ERJ190等中小飞机起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巫山机场按2020年旅游吞吐量28万人次、货邮吞吐量1200吨的目标设计,建成投用后,计划开通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重庆等全国主要城市航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机场距离巫山和奉节两县中心,直线距离16公里左右。结合当地旅游产业发展计划,机场沿线正在打造欧洲风情度假区(摩天岭风情小镇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市照明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第三期升级建设工程中,6座桥梁以及延伸段提档升级,其中嘉悦嘉陵江大桥、高家花园大桥及复线桥、大佛寺大桥新增照明,补充延伸段照明的是嘉华大桥、渝澳大桥、石板坡长江大桥。截至目前,工程景观照明全面亮灯,初步达到预期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次升级改造灯饰,以暖白光和暖黄光为主体,强调与周边建筑风格相协调,达到明暗相见立体视觉效果。采用LED洗墙灯、LED数码管等节能产品,更加注重节能环保,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上大桥设置多个视频监控点,监控景观照明运行状态。采用智能远程控制的日常、节日两种分段控制模式,在灯饰控制上更加精确。市民在不同时间前去拍照,效果也会不同。